啡賣品

8厘米的不高兴【Free!】【CP:真遥】

流水纸。0:

*送给之前Rika酱的点梗。题目乱取。脑子不正常的脑洞。真遥、宗凛、怜渚。


*逗比小清新参半。


 


遥最近不太对头。


这件事情,不止是作为恋人的橘真琴,连岩鸢和鲛柄小分队的小伙伴们也都发现了。


第一个发现问题的是鲛柄学院游泳部部长——松冈凛。那日上课时凛接到一条短信,是遥发来的,内容居然是放学要请自己吃冰淇淋!这让松冈凛吓白了脸,要知道七濑遥会主动发短信,并且请自己吃好吃的,这种概率几乎就等同于自己同意百太郎和小江自由恋爱。凛捏着手机,手心里全是汗,心说这货不是七濑遥这货不是七濑遥,可能是橘真琴拿错了手机发错了短信。于是一到下课,松冈凛就急急忙忙跑到走廊里给七濑遥打电话,得来的回复却只是:“没为啥。就是想请你吃冰淇淋而已。”松冈凛脸色都变了:“真琴知道吗?”“我叫你吃干嘛要告诉他?”松冈凛腹诽我滴妈橘真琴要是吃醋怎么办,自己这下可真是有理说不清,只好唧唧歪歪找了个要训练的理由搪塞了过去,心里满是疙瘩。


随后松冈凛就开始拉着山崎宗介吐槽这件事情,于是山崎宗介就变成了知道七濑遥不正常的第二个人。山崎宗介作为一个纯正的浑身散发着雄性荷尔蒙的爷们,却被要挟着分析曾经被自己误会成情敌的人的心理状态,于是不得不使用武力来解决松冈凛那张喋喋不休的嘴:直接亲上去比较好。


好了,我们把视线转回七濑遥。此时此刻七濑遥泡在自家的浴缸里,手指有一下没一下地轻点那只小海豚公仔的脑袋。想起那日的场景,七濑遥不由得有些恼火,随即又想起了松冈凛居然拒绝自己一起吃冰淇淋的提议,还能不能一起愉快地游泳了?这样还能不能把松冈凛骗出来让他给自己出主意了?


哦不好意思,刚刚那句说漏嘴了,划掉。


七濑遥好看的眉头微微皱了起来,听见门外响起了敲门声,随即便是一声“遥。我进来了。”一听这话,遥忽然想起什么了一般,竟慌乱起来,急急忙忙地站起身,想要从水池里出来,却不料被推门进来的真琴吓了一跳,脚底一滑……


完了完了……咦?没有落地?遥睁开眼睛,看到的便是橘真琴放大的脸。


“遥你怎么了?没事吧?”


遥这才意识到自己被真琴扶住,此刻正在对方的臂弯里,不由红了脸,脑海里又想起那件事,心下一阵上火,赶紧直起身子,扭过了头去。


半天却不闻真琴回应,便又悄悄回头偷瞄对方,不料看到的却是真琴一脸好笑地看着自己的神情。


又被耍了!遥刚想发火,却被真琴隔着浴巾从背后抱住:“遥最近心情不是很好,发生什么事情了吗?”


遥感觉对方高大的身形好像一个堡垒般将自己牢牢地禁锢其中,便转身推了真琴一下:“没什么。”


“那遥……好像总是躲着我?”


“没有。”


“真的没有吗……”这句话,真琴说得很轻,好像是在说给自己来确认一般。


“说了没有!”不知道为什么遥觉得很不开心,忽然发作起来,转身就往客厅跑,但想着好像又有些抱歉,便站住了脚,补充似的道:“真的没什么。”


真琴没说话。


那日真琴坐了没多久就回去了。遥看着真琴告辞后离开的背影,嘴角动了动,似乎想说什么,却怎样也无法开口挽留。


——他会不会生气了?


然而,遥想起了真琴的身影,心里又有些不悦起来。虽然他也知道,因为这种事情闹别扭实在是不应该,但又无法抑制自己的情绪,明明是说出来会更好,可看到真琴,那些想好的话语又堵在了喉咙口。


啊啊啊烦死了。遥躺在地板上,尽管一如既往面无表情,心里却是翻江倒海。


 


“……为什么他也在?”


“喂喂七濑,你这就不厚道了。我放弃了和凛独处的大好时间来给你充当知心哥哥,你居然说这种话。”


当然,山崎宗介此言一出,毫无疑问地换来了遥的白眼和凛的红脸。


“咳咳……”凛终于忍不住,“所以我们三个大老爷们为什么要坐在这种少女心泛滥的地方?”


这是一家靠近鲛柄学院附近的甜品店。鲛柄学院向来是男生的天下,所以大多数汉子们一直觉得这家店选址存在问题,但是也有部分如御子柴百太郎这种家伙对此心怀不轨,多次欲约松冈江在此约会,却趟趟被尾随而来的松冈凛抓个现行。


好了扯远了。


这三个被包围在来这个甜品店围观鲛柄学院帅哥的妹子中,显得格外惹眼。耳边不断传来窃窃私语。


妹子A:“你看你看靠窗那个黑头发的,清清冷冷多帅,虽然瘦了点,但脸真的很好看。”


妹子B:“你看看你,我喜欢萌系的,那个红头发的不错,据说是游泳部部长,我看见好几次了……诶诶诶脸红了!”


妹子C:“啧,那个刚刚站起来拿菜单的才帅,高大霸气,纯爷们。”


三个当事人起初一言不发,直到听到第三个妹子的发言,遥忽然站了起来,结果发现自己站起来不知道是为什么,又有些尴尬地坐下了。


不过好在,也正是因为这样,妹子们都禁了声,不再窸窸窣窣地谈论了。


“我说七濑,你是不是觉得我很帅?”


“……哈?”


“不然为什么刚刚妹子说起我的时候你反应那么大?”


“……所以你叫我出来到底是为什么?说好的冰淇淋呢?”凛再次试图把谈话拉回正题。


山崎宗介一听立刻接话:“服务员啊,我要可乐味的,凛你要哪个?”


“啊啊我也要可乐的!”凛凑了过去看菜单。


“吃一样的多没意思……”宗介反驳。


“喂你俩……”


“可是我喜欢可乐啊!”凛继续坚持。


“你俩……”


“两个人吃一样的就不能换着吃了啊。”


“这也倒是……”


“你俩够了啊!”


向来以面瘫电波系著称的七濑遥,终于爆发了小宇宙,愤怒地掀桌了。


“我们走吧宗介,让这块木头自己去琢磨。”凛临走时,朝遥做了个鬼脸。遥想起他刚说的话,心里一阵不爽。


于是这天,三个人吃完了冰淇淋,遥也没能说出自己郁闷的原因,倒是白白为宗介和凛提供了一次秀恩爱的好机会。


 


这两个人不靠谱。遥这样想着。渚那大嘴巴,显然不行,指不定转头就告诉真琴了。看来只好找那个学霸,问问他有什么意见。


所以,当遥把龙崎怜喊了出来,一脸凝重地站在了他面前时,乖乖男龙崎怜自然是吓坏了。他哪里见过遥前辈和他说话有过这阵势,手脚紧张得不知如何摆放不说,还不停地往裤子上抹手心里的汗,似乎是欲哭无泪,但又很想露出笑容,所以摊在脸上的,竟然是一个哭笑不得的奇异表情。


“怜。”


“是是是!遥前辈!”


“你那么紧张干嘛?”遥抬眼看着他,“叫你出来是有事情问你。”


“我最近认真练习,并且买了许多有用的游泳教程来看,100米蝶泳速度已经能在1分钟出头一些晃荡,平时有不懂的地方也请教了真琴前辈,所以请遥前辈不要开除我!”


“……我没说要开除你。”


“果然是我游得太慢拖后腿了嘛……等等,不开除我?”


遥无奈地点点头:“你不要紧张,我就问问你,你和渚关系不错,你平时和他说话,有什么奇怪的感觉没有?”


“……”


见怜不回答,遥以为他没听懂自己的话:“你和他说话,有没有觉得他矮?”


“没没没……没有!我怎么会觉得他矮呢!”龙崎怜重启完毕,“渚那样的身高很可爱,平时说话也不觉得累。”


“嗯。”


“一般来说我们都是坐在一起说话的,所以不影响。”


“嗯。”


“虽然kiss的时候会比较辛苦,他需要踮脚,但是……”


“嗯……等等你说什么?”


“啊……”龙崎怜意识到自己透露了什么不得了的内容,立刻捂住嘴,随即耳边传来了上课铃声,这无疑是一株救命稻草,怜也立刻抓住了它,“不好意思遥前辈,上课了我得走了。”说完飞也似拔腿就跑,留遥一个人站在走廊里迎风凌乱。


我去……这对话信息量太大,这次轮到遥的脑子死机了。


 


当天晚上,真琴照例来敲遥家的门,喊他一起去夜跑。


仍然是在海岸线一带,远处城镇有星星点点的灯火,与天空中微微闪烁的繁星遥相呼应。遥想起真琴第一次对自己告白就是在如此的夜晚,唯一不同的是,那一刻,夜空里绽放的是绚丽的花火。


微凉的海风把遥的思绪拉回现实。遥向来不喜欢这种逆风跑的感觉。为此,凛之前还嘲笑自己,吐槽遥被真琴惯坏了。


看着身边的真琴,遥不知道为什么有些尴尬。尽管真琴一如既往对自己嘘寒问暖,遥却发现对方的眼神似乎有些飘忽不定,而那些关心,竟闻出了些许例行公事的味道。


是自己上次伤了他吗?遥心下不定起来。张了张嘴,想问真琴是不是不开心,但又拉不下脸,想起之前自己对他说的那句“真的没什么”,遥慌乱了。


是的,他怕真琴也转头对自己说一句:“没什么。”


遥这才意识到一句违心的“没什么”,一次无谓的发脾气,都有可能动摇对方深爱着自己的心情。想到这里,遥情不自禁地拉住真琴的衣角。


“怎么了遥?”真琴转头。


“……没…那个,有点冷。”糟糕!差点又说错了!遥觉得自己的舌头尽管除了吃饭之外都不太常用,但是关键时刻还是能打个弯的。


真琴站定了,看着自己。遥慌乱地别过了眼。


“虽然遥说着没事,但是我总觉得,遥最近是不是好像对我有什么芥蒂……啊对不起遥,是我想太多了……”


“……你为什么会这样想呢?”


真琴迟疑了一下,抿了抿嘴:“因为遥之前和凛打电话,我听见了。遥是有什么事情,不想告诉我吧。”


电话?!难道是那次凛问自己是不是发错短信?!难道真琴误会了?


遥的手紧紧地抓住真琴的衣服:“不……不是那样,”遥低着头,咬了咬牙,“真是没什么事情……”


最后这句话显然底气不足。


真琴没有说话,半晌,伸手摸了摸遥的头:“遥不说便不说吧。你一定是有你自己的世界和理由。是我太多事了。”


遥抬起头:“你生气了吗?”


“并不是那样的。只是觉得……嗯,有点失落罢了。”


遥看着比自己高出半个头的真琴,心里像是无数的泡沫涌出,满满地溢入了自己的胸腔。真琴的脸上挂在的神情,让遥难以抑制地内疚了起来。


真琴对自己的好,真琴对自己的关心,真琴对自己的无微不至,真琴对自己的照顾,真琴对自己的陪伴……真琴的笑容,真琴的弯眉眼,真琴对自己伸出的手。眼前全是真琴。


他又想起那日在冰淇淋店,看着宗介去了洗手间,便问凛:“为什么总是和他在一起,有什么事情,都会告诉他吗?”


遥也没有忘记,凛对自己秀恩爱:“不管什么事情,我都不会抛下宗介,总感觉,如果要和一个人在一起,不论是怎样的心情,好的想和对方分享,不好的也想得到对方的安慰啊。”


想到这里,遥看着真琴,真觉得自己这么些天来的纠结真是太蠢了。


这样想着,瞬间有很多话想说,却被那些言辞堵在胸口,便伸手拉下对方的衣领,轻轻地吻上对方的唇。真琴显然是愣住了,但很快,他也伸手回抱住了遥。


“遥?”


“啧,你真是太高了。”


“诶?”


“我说了,我不开心的原因就是因为你太高了。明明我才是哥哥……”说完,遥扭了头,视线看向地面。


“哦……诶诶诶诶?!!!”真琴震惊,“你这几天不开心就为这个?”


“什么叫就为这个啊!”遥不服,“说了我才是哥哥!”


“好好好,遥是哥哥,所以,”明白了真相的真琴脸上又露出那有些腹黑的笑容,“哥哥大人就饶了小人吧。”说完,半蹲下身子,揽过这个会胡思乱想的少年,吻住对方的嘴。遥还在闹别扭,试图推他,但很快也就顺服了。


真是太讨厌了。这个人!哪里温柔了!


算了算了,因为是他。


嘛,他在,就足够了吧。


 


这天,又是在那个少女心泛滥的冰淇淋店。


“什么!!!!”松冈凛气得拍桌,“你他妈就为了上次我们玩国王游戏时我吐槽你比真琴矮8厘米这事儿闹了整整两个礼拜的别扭?你是傻蛋吗?”


“怎么,你和山崎君没有这种感觉吗?”遥面无表情地喝着果汁。


“你你你!!我哪里会像你!!!”


真琴试图打圆场:“行了你俩……”


“你也够可以的,差一点点我又要背了黑锅……”松冈凛悲痛的抱头,“我造了什么孽……”


“那个凛……遥的性格你知道,他就是这样的。”


“唉。”凛坐了下来,想起了什么似的,“我已经无力吐槽了。遥你真是不知道多少人被你波及了。他居然也来找我求助,你们学校的人都不正常吗?”


“嗯?还有人被波及?”真琴好奇。


此时此刻,坐在图书馆自习室里的龙崎怜没由来地打了个喷嚏。


“啧,谁在说我?……”怜擦着鼻子自言自语。


“小怜感冒了吗?”渚凑过来。


怜看了看他,摸了摸渚的头笑着回答:“我没事。”


 

评论

热度(94)

  1. N。zoey流水紙。0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gxx.smile流水紙。0 转载了此文字
  3. Happy小韩国流水紙。0 转载了此文字
  4. のmay may豬★流水紙。0 转载了此文字
  5. 啡賣品流水紙。0 转载了此文字
  6. MissingGril流水紙。0 转载了此文字
  7. yi215456031流水紙。0 转载了此文字
  8. 格子铺子流水紙。0 转载了此文字